腾讯负责复制一切 多玩YY负责复制腾讯QQ

腾讯负责复制一切 多玩YY负责复制腾讯QQ

   企鹅阴影下的浣熊生存法则:腾讯负责复制一切,YY负责复制腾讯

   被腾讯视为敌人,有时是一种实力的认证,如周鸿的奇虎360;但更多时候意味着死伤无数。

   李学凌创办的欢聚时代(多玩游戏网以及YY语音母公司),在幸存者中最像腾讯。YY对应的就是QQ。

   10月15日,欢聚时代(以下简称YY)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招股书,准备近期在纳斯达克上市。这只一直潜心隐藏的浣熊(YY的吉祥物),正式向包括企鹅在内的对手展露出肌肉。

   分析YY的招股说明书,很容易看到其收入结构与腾讯极为相似:YY在2012年上半年的营收46%来自在线游戏,29%来自YY音乐,15%来自在线广告,10%为其他收入;腾讯同期营收则为54%来自在线游戏,30%来自社区及电信增值业务,7%为在线广告,9%为包括电子商务在内的其他收入。摆脱互联网企业主要依靠广告的盈利模式,通过包括游戏在内的互联网增值服务赚取收入,并形成规模;依靠即时通讯工具而非网站,开发出更多能够迅速赢得用户的产品线的扩张路径—这两点是YY真正可以和腾讯相比的地方。

   目前YY由多玩游戏、在线资讯、YY语音三部分组成。这家公司从已经成功从最初的游戏资讯网站拓展至在线游戏代理、游戏语音等领域,并成功将游戏语音推广到YY音乐和YY教育,每一次转型都打下一片天地,将已有业务做到规模,并且目前已经实现盈利。YY也是近几年来向纳斯达克递交招股说明书中第一个盈利的中国概念 股。

   现在,YY的月活跃用户数有7050万,是QQ的1/10;YY上半年的营收却只有QQ的1/60。

   上市融资之后的YY,能否复制QQ的成功之路,最终成为量级相近的敌手?“有可能。”多玩网联合创始人、前总经理张云帆对《环球企业家》预测说:“如果马化腾继续放松警惕。”

   歌声与欢聚

   欢聚时代的前身是多玩网,从游戏资讯媒体发展而来。2005年,李学凌带领曾经在网易的八九个手下,在广州骏景花园租了一套三室二厅150平米的房子,开始创业。当年5月24日,《魔兽世界》上线,多玩团队迅速判断出,这个产品会很火,于是做了第一个《魔兽世界》的专区,以此赢得了游戏玩家的口碑。到2008年,多玩网通过在线广告已经取得了两三千万的收入,与17173.com成为游戏资讯领域营收领先的两家公司。但显然这并非一个很大的市场。

   2008年也是多玩将自己的发展战略从新浪的门户模式修正为腾讯的客户端模式的转折年。

   在前一年,YY内部就已经发生了战略分歧。当时公司里分为两派:一派认为应该自主开发游戏,另一派是认为应该开发语音类产品。两派谁也不能说服谁,于是开始分为两个方向各自做自己的产品。

   2007年的时候,做网页游戏投入较大,多玩自主研发的《水煮江山》失败了。张云帆回忆说:“没有人懂游戏,干不出来。”于是YY决定放弃自主游戏研发这条路。直到现在,欢聚时代依然只做游戏代理,不进行自主研发,目前通过游戏代理的收入已经占到总收入的46%。后来创办178游戏网的张云帆也特意补充说,他只是多玩早期员工,YY后来的一些转型及现在的成功和他没有太大关系。

   语音的路也不是一帆风顺。多玩最早打语音的主意是在2005年下半年公司刚创建的时候。当时,德国有款语音通讯工具TS做得不错,但是服务器在国外,中国用户聊天的效果非常差,于是多玩的创始团队开始自己架服务器,推出多玩DTS。他们私下找到了金山毒霸的资深员工陈睿帮忙,希望能够破解德国的代码,开发自己的产品,但是由于TS的代码是半开源的,并没有成功。这可以被视为YY语音的前身。

   在2007年,多玩网打算开发语音群聊产品的时候,市面上已经有新浪UC和网易泡泡,但没有一款产品能真正满足游戏用户的需求,当时UC和网易泡泡都严重卡和掉线,德国的TS则需要收费。在多玩刚推出YY语音的时候,李学凌也难以解决与UC相同的问题:“卡,延时,又卡,又延时。”

   转机出现在2008年上半年,如果没有这两个人,YY语音可能08年就关闭了。

   其中一个是项根生,负责技术。他把此前开发的代码全部看了一遍,重新写了代码,从根本上解决了服务器的稳定问题,凭借着“不卡不掉不延时”,越来越多的游戏用户开始使用YY。如今,他加入昆仑担任副总裁并在广州创办了语音RC,在台湾市场上占有率第一,二三十万人同时在线,成为昆仑的重要资产。

   另一个牛人是谢晓东,如今他已经是腾讯QTalk—腾讯版“YY”的负责人。谢晓东的优势在于对YY语音的运营上,他发起了一些活动,比如服务器答题、战场、召集多玩的粉丝K歌。

   谢晓东原本是自己做网络游戏交易生意,到了多玩以后收入下降了十倍,甚至很多时候经费不够,他自己掏钱搞定,也没有报销。他当时到多玩主要是为了学习和做些事情。

   那时,谢晓东每天都在想,那些人为什么要玩游戏,一个宅男为什么要听另一个宅男絮叨?谢是那种特别了解普通人需求的人,他经常在办公室讨论用户需求。

   “如果是我,我就喜欢听一个美女在唱歌。”

   “这个逻辑不成立。”

   “我才懒得听歌!”

   “唱得不好没有关系,歌星还是少数的,愿意听女孩子唱歌是多数的。”

   谢晓东坚持,并且找了自己认识的几个女孩儿一起来唱歌,果然,很多人来听了,有的还会定时来听。

   谢晓东开始花精力去做YY语音运营,开始弄了一两个频道,每天几万人在听那些女孩唱歌。虽然那么多人听自己唱歌不一定能挣钱,但是这些女孩子感觉很有成就感。之后,他发现游戏打字很麻烦,有人组织打战场是件不错的事,于是谢晓东找了很多战场领袖来用语音,获得了游戏语音的成功。

   “他在整个过程不停地去想哪些人是需要语音的,如何和他们合作,慢慢把这个产品做起来了。从零到1怎么做的?零到1有一个用户是我自己,第二个是同事,0至500都是我们的同事和朋友,500至5000是找一些女孩子来唱歌;5000至50000在找女孩子唱歌的同时,还建立了唱歌的机制,还找了玩游戏的组织者组织战场;50000至200000就制定了更复杂的机制,唱歌特别好,给一些奖品、奖金;到了一百万形成了一个正循环的体系,到一千万是技术的积累,不停做推广营销。最困难的互联网的模型是0至100,0至1000,0至5000,他基本做到二十几万人在线才离开。”张云帆解释互联网产品的逻辑。

   在2008年7月,YY获迪士尼旗下风投机构Steamboat注入二轮投资400万美元,晨兴创投跟投100万美元。从此之后的几笔融资,多玩都花在语音上,这些融资,对多玩的发展也是决定性的。后来多玩四年坚定的在这个方向上,所有的钱都花在语音上,所有的技术运营都投在语音上,用户不断地增长,利用腾讯跟进的时间差,通过增值服务获得收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